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法官札记

赴   宴

作者:师敬辉  发布时间:2011-12-08 14:07:06


赴   宴

 作者:十井卉

  这是个家宴,设宴人是我的诉讼当事人。啊!“法官吃原被告”,这可是个敏感的话题,好心的你一定会劝我推谢。然而,你却不知,作出不应邀的选择,我这个法官确实没了勇气道出充分的理由和恰当的措词。

   对我的当事人来说,这个饭局太必要了,也相当的重要。为什么呢?  

  一个月前,耀东水泥厂的张蕾向我们法院起诉了丈夫吴伟,请求离婚。我呢,是这个案子的主审法官,按照诉讼程序,我传讯了双方当事人,进行第一次开庭审理。到了法庭调查阶段,原告陈述了很多离婚的理由:婚前了解不够、无共同语言、彼此经常吵闹、双方家庭之间的经济纠苛缠绕等等。被告则一一否认,反而指责原告有外遇,并且说三岁男孩吴岗并非自己亲生。原告听了当时就怒火中烧,闪电般地扑过去,狠狠地给了被告一记耳光,二话没说,回头冲出法庭,回到家中服了毒。幸亏法警追随其后,早发现,抢救及时,才免去了一场灾祸。可是,庭审被迫中断,半个月的时间过去,当事人情绪才稳定下来,接着进行第二次开庭,原被告仍然各持己见,但都缺乏确凿的证据支持自己的主张,于是,均提出申请,要求法院调取证据。休庭后,我带着书记员,几乎把原被告的亲友、邻里全部走访了一遍,大伙的意见基本都是劝和,可是,对于原被告争执的事实,不是没见过就是不知道。第三次开庭时,双方质证意见对立,原告离婚的态度依然坚决,被告毫无办法劝原告回心转意,进而提出了亲子鉴定申请,庭审因此再度中断。

  两天后,原被告的孩子突然生病,持续高烧不止,得了肺炎,入区人民医院治疗,被告闻讯去看孩子,要说,这正是他们夫妻间相互沟通的大好时机,可是,原告当面骂道:“混蛋,与你有什么关系,滚出去。”被告不敢近前一步。

  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原告的父亲也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被告的父亲偿还四年前二人解除货运合伙时所欠的八万元,这与子女反目不能说没有关系。小小的一件离婚案,竟然波及到了家庭及亲属关系,引起了一场混乱,真是祸不单行呀。原来和谐的家庭环境,怎么一下之变成了一锅粥,被告难以承受发生的这一切,大概是想不开了,便在一天深夜里,发了个手机短信给我,扬言:“若支持了原告的请求,就炸毁法院,要与法官同归于尽。”案情变得复杂了。  

  在宁院长的主持下,审委会认真地进行了分析研究,对办案人员提出要求:第一要快速摸清当事人心思,彻底解开其思想包袱,稳定当事人的情绪,防止矛盾进一步升级,确保人身和财产安全;第二要能动司法,灵活运用诉讼程序,动员社会力量,加强调解力度,最大限度争取当事人和解。

   我背负着沉重的包袱,邀请原被告单位和社区的有关人员座谈讨论,会上,我首先介绍了案情,他们对当事人的家庭情况也比较熟悉,谈道:原被告父母原先共同做生意多年,两家关系不错,来往甚密,双方子女相互也有所了解,颇有好感,发展到后来,双方就结了亲,原被告初婚情况不错,后来,发生磨擦,原因就不太清楚了。

   调解主任老牛说:“夫妻生活中的事情往往存在一定的隐蔽性,感情之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别人谁能说得清楚?取证更不好办,两口子是狗皮褥子没反正,甭看现在离婚,和好后,又是一家人,你旁人多嘴算老几?作证的人,难免进入尴尬境地。因此,一般的离婚纠纷主要应以当事人一惯的态度及承认的事实来定案,要在调解的过程中去观察和掌握当事人的思想感情,得出结论。” 老牛真是经验之谈,到会的人十分赞同,一致认为,忽视调解作用,教条地进行举证、质证,是引起案件复杂化的主要因素,只有改变审判方式,才能变被动为主动,诉讼活动才能顺利开展。

  还没等我正式邀请,他们就主动表示:愿与法院一道做当事人及其亲属的思想工作。我轻松了许多,有他们的支持,我信心倍增。   

  医院病室里,孩子体温基本恢复正常,原告正在给孩子喂饭,我与调解主任老牛到了。老牛对孩子说:“爷爷看你小坏蛋来了,这些好吃的就归你啦。”孩子高兴的笑了。  

  “牛伯,你怎么来了。”原告问到。  

  “你们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来吗。孩子的爷爷奶奶来过没有?”

  “来过。我被人家欺负的活不成了,你快给审判长说说,准我离婚,让我逃个活命吧。”

  “有什么委屈,就说出来,伯给你作主。”

  “你知道,以前我们关系都好着呢,去年春上,孔丰从深圳回来,我们几个同学举会,不小心都喝大了,我一夜没回家,就为这点小事,他经常和我闹事,我气的实在忍受不了,就给他说:‘是的,我们在学校就好上了,孩子就是我和他的,我是来不急等他回来,无奈才和你结了婚,实在对不起,今天全给你讲了,明天就离婚,你走你的阳关道,寻找你真正的幸福。’我本来说的是气话,可他好象当真,当时就狠狠地打了我一顿,还警告我:‘今后不许跳舞,如果再去跳舞,就打死你。’我想,是我的瞎话把他激怒了,便不和他计较,但后来他越发地对我不好了,经常不回家,家里大小的事他都不管,在外边喝酒打牌,还说我的坏话。这样的日子我还能过下去吗?呜--。”哭的说不下去了。

  “那么,这孩子是?”

   “哪还有假,孔丰三月份去了深圳,第二年五月我生的小孩。我没做错什么,他这样待我,我想不通。他这种人,我这回是看清楚了,狼心狗肺,我是坚决和他不过了。”

   “有没有人给你们调解过?”

   “他公司的几个同事给他解劝,他不听,反而扬言要整死我。审判长,你听听,我们还能一起过吗,准了我的请求吧。”

   “庭审没结束,现在怎能知道结果。”这话已经到了口边,我突然咽了回去,却变成:“是的,听你这么说,你是受了委曲,我们一定会把案子处理好的,请你放心。”

  “我怕人笑,刚才说的那些事以前再无其他人知道。牛伯和审判长,你们一定要体谅我的难处,帮帮我。” “这几天你好好照管孩子,我去收拾羊娃这狗东西。回头咱再说,好吧。”老牛说。  “行。”

   “爷爷,我想爸爸。”

   “我现在就去叫他来看你。”

   “爷爷再见。”

   “再见。”

    我和老牛出了医院,在街上顺便吃了午饭,就去找被告。

  “老牛,你说的羊娃是被告的小名?”

   “是的,我和他爸同住一个社区,看着他从小长大的,他们家的情况我基本上知道。”

   来到燃料公司经理办公室,老牛说,你和王经理喝茶聊天,我先去会羊娃,王经理指了个方向,老牛便去了,约半个小时,他和被告一块回来。进了门,被告说:“审判长,对不起,我知错了,我害怕离婚,法庭上我又不会说话,急中说了错话,做了错事,后来,几件事又撵到了一起,我确实压力大,引起了失眠,就胡思乱想,产生了偏见,就觉着给我带来灾祸的是法院,原告是要通过法官之手,逼我一家人走投无路、家破人亡。越想自个越生气,便发了短信。其实,我哪敢炸法院呀。我领导批评了我一顿,我牛伯刚才又骂我,我知错了,请你原谅我这一次。”

   “知错就好,你是否还申请作亲子鉴定。”

   “不啦。审判长,我说实话,我是想用这个方法拖延时间。娃是我的,我能不清楚吗。”   “你的轻举妄动引起了严重的不良后果,把案件搞得更加复杂,最为糟糕的是,与你的动机恰恰相反,你的行为加深了你们感情的恶化发展。”

   “我后悔,我是想,把她压一压,她就知难而退了,没想到适得其反。我很后悔,现在,我相信法官,保证积极配合,听你们的安排。”

   “先去医院送些费用,然后就所做的错事,给人家好好认错道歉,态度要诚恳。”

   “我不是没去,她骂的我进不了门。”被告好象有些为难。

  “我同你去,不怕,你只要真诚。”老牛说。

  “我真心不想离婚,道歉可以,她的坏毛病不改,也不行,她爱跳舞,天天去,我们闹矛盾也就是为这事。”   “你以为爱跳舞是坏毛病?”

   “我妈病身子,娃让我妈看着,她却去跳舞,别人怎么说。我不是嫌她接触其他男人。”   “对父母应当关心照顾,对爱人,你也应当相信和尊重她。是这样,意识转变问题后边咱再谈,今天你先去医院,好吧。”

   “好。”

   我回法院,及时向院领导汇报了情况,宁院长说:“好,争取调解结案,其父辈之间的债务纠纷与本案有联系,为了各方面方便,案子也由你去办理。”

   第二天清早,老牛来说,原告没有接受被告的道歉,但接了被告送的钱。不一会,社区刘主任也打来电话,说他们分头给双方家长做了工作,效果不错,双方家长最近这几天会主动来法院说明情况。  过了几天,被告的父亲果然来了,说两个娃的事,他请我多费心调解,并说:“娃闹纠纷后,张蕾父亲找过我,说娃打了架,让我把牛娃管一管。事实上,生意忙,我不太回家,对娃们的平时情况了解不多,以为小两口发生个口舌之争,过后就没事了,因此,对亲家说:‘娃的事就让娃们自己处理,咱不要管。’当时我亲家说:‘你只知道做生意。’就不高兴地走了,结果,我也成了被告。事情是这样的,我和他合伙搞运输多年,他退伙后,我经营的车辆发生了一次重大的交通事故,损失惨重,因此拖欠了该给他的钱。”

   “既然告了你,先拿一部分钱?”

   “不行。钱暂时没有,明年经营情况好了,我就会给他钱的。麻烦你给我亲家好好劝劝,回头我再给亲家赔不是。你看行不行。”

   “我可以做工作,但把握不大。”

   “请多多费心。我昨天已经把羊娃骂了,他头低下了,你再教育教育他,把媳妇给劝回来。”   “我知道,再见。”

   “好,再见。” 孩子的病好了,原告和孩子回到了家中。 该与原告好好谈谈了,我和书记员小杨到原告家,见家里收拾得很整洁,小杨对原告大加夸赞:“带着小孩,还这么干净的。”

   “孩子上幼儿园,平时他奶奶接送,只有星期天才回来和我住。”一边说,一边招呼着我们。  “你也坐下,我们今天和你谈谈。你对被告这人的总体评价如何?”

   她略有思索:“总的来说,人老实,各方面过得去,就是一点不好,心眼小,疑心重,现在不知他犯了什么毛病,经常给我找茬。”

   “你喜欢跳舞?”

   “也不是喜欢,女人吗,爱减肥,我是为了锻炼身体才去跳舞的。时间长了,习惯啦,不去跳,觉着很难受的。我没做见不得人的事,他凭啥不让我去跳舞,我就是要跳,他不喜欢就离婚,很正常的事吗。”

   “你们闹矛盾的主要原因是?”

   “就是跳舞会男人。”

   “还有啥?”

   “就这点事闹得这么大,把我往死的整,再有别的事,不把我吃了。”

   “就为这点小事情,你放弃了真诚的感情和辛勤耕耘的家,值吗?”

   “后半辈子我想轻松地活着。他和我闹事时间长了,我确实受不了啦,他就那德性,改不了,我没办法。”

  “你没有办法,不见得这博大的世界就没有了一个办法,事物总是在不断地发展变化之中,所以,也不能把人看得一成不变。那天,你没接受吴伟的道歉,可是,你不觉得他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吗,以前,他可没主动地向你认错呀。你应该好好地想想,从前,你们可是恩恩爱爱的一对呀,要珍惜你们奋斗得来的幸福生活。” 原告动了动身子,面部微微朝上,眼里充盈泪花,好象在回忆往事。 “当然,被告也是有缺点的,他这回犯的错误相当严重,可是,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教育,他的认识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他真的悔恨自己,觉得十分对不起你和孩子。有一点我今天挑明了说,你婆母身体不太好是吧?他是个孝子,他反对你跳舞,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为了让你把这个时间用来带你们的孩子,以减轻你婆母的劳累,而不是他说给你的那个所谓的理由。你和婆婆的关系不错吧?” “可以。”

  “你知道吗,这与他平时注重经营有很大的关系。婆媳关系是一个家庭最主要的关系,也是世界上最很难处的关系,让一个儿子在母亲和媳妇这两个女人之间做出选择,是天下最大的难题,他不想在你面前袒护他的母亲,是不想引起你们之间的嫉妒,他用心良苦,他容易吗,要理解他呀。他是个老实人,老实人有时候是会把事情搞复杂的,但他绝对不是坏心眼。你与他生活了多年,应该意识到这一点,我就不多说。后来的事明摆着,他是一步走错步步错呀,他想让法院支持他,可他却选择了刁难你、威胁法官的错误做法。现在,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们谅解了他,我希望你也能够原谅他。”

   “他打我,侮辱我,申请作亲子鉴定,这作何解释?这难道都是为了他的母亲?谁的男人这样侮辱他的女人?原谅他?就这么简单吗?我就这样不要脸的?我想不通。”说着说着她又哭了起来,我的语言看来是产生了一定作用。

  “不要哭吗,给你都说了,由于他处理问题最初用的方法不实际,事情没能按他的想象发展,后来就一切都失控了,他越急越是错上加错。不是吗?我们一会走后,你要冷静下来,仔细地想一想。”

   正在此时,吴伟的父母进了门,又寒暄了一阵子,我说:“你孙子出院不久,让原告来法院不便,我们赶过来,和你儿媳妇谈了个话,你们回来了,你们再接着聊吧,交谈交谈,把话说明白、说透彻,彼此心里就亮堂了。我们也该走了。”

   “吃了饭再走。”他们热情地留我们。

  “甭客气,吃饭还早着呢。再见。”

   返回的路上,我电话通知被告下午二时到庭。他来了,很准时

。  “我给你交个底,原告的工作我们做了,能不能和好,现在就看你的本事啦。”我开门见山地说。

  “感谢你们为我操心。”

   “不是感谢的时候,你打算如何进行?”

   “我给她承认错误,道歉,作保证,接受她的惩罚。”

   “你有什么错?”

   “审判长,你们真是好人,我做错许多事,伤害了你们,你们没有见怪,还给我讲道理,真心为我办事,还有,我牛伯骂我,我接受,把我骂清醒了,还有,我老大不小了,但做事不实际,还有,不相信媳妇,不把媳妇当人,还有,我头脑简单、脾气暴躁,还有,处理问题方法不当。还有……” “你说的大多是你的性格方式,你的最大缺点是不尊敬妻子的人格,你个人主义,大丈夫思想严重,遇事不能和妻子商量,却自以为是。这样做,你们之间就容易产生误会。你想过吗,你们一家人,个个都优秀,通情达理,并无根本矛盾,日子过得也不错,就因你在处理一件生活小事时方法不当,之间产生了对立情绪,继而你一错再错,胡搅蛮缠,使矛盾进一步激化,造成严重的后果,还差点酿成人命,你说是不是?” “是,是。你分析地很透彻,教训是深刻的。”

 “爱情啊,是要倍加珍惜的,也是要持续培养的,更是不能妄加摧残的。”

   “我明白啦。”

   “明白就好,我们的劝解,只是个外因,关键还是要看你们的内因。你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你要更主动一些,寻找突破口,解开她的思想疙瘩。你伤了人家的自尊心,不给人家捡回面子行吗?给人家一个台阶下,对吧。”

   “知道了,我可把有关人员召集到一块,当众向她道歉。”

   “你应尽快把你的真实想法先告诉她,只要你诚恳、真心,她听明白了,看清楚了,一定会原谅你的,到那时,她就不一定要让你当众道歉了。”

   “我就要当众道歉,不然我内心有愧。”

   “为了尽快把事办成,你要把想说的话写成书面材料,交给她,一方面能把问题说透,另一方面能表现你的诚意。”

   “是。”

   “去吧。”

   “再见。”

   过了几天,原被告一同来到法院,面带笑容。我猜他们一定是好了。

  “审判长,我撤诉吧。”原告低着头,细声说。

  “行。”我便安排书记员草拟裁定书。

  “谢谢你。”原被告二人同时说。

  “不用谢,你们和好了,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你们帮了我们的忙。”

   “你这样说,真让我不好意思。审判长,我把有关的人都通知了,这个礼拜天中午,在和平饭店,家里人团圆,我们邀请你,你一定要来,还有你的同事,一块来,都是我家的救命恩人吗。”   “我会来的。”

   一张大圆桌,围坐的有张蕾、吴伟和他们的父母,还有调解主任老牛、王经理、崔厂长,社区刘主任,小杨她们有事不能来,我就算法院的代表。调皮的吴岗,在一旁玩小汽车。

  被告站起来说:“今天能在这里团圆,我首先要感谢在坐的法官及各位领导,你们为我、为我们家费心了;其次,我要感谢我的四位父母亲,我让你们担心受惊,今后要更加孝敬你们;再次,我要感谢我的夫人,你大人不计小人过……”话没说完,原告伸手挡住了被告的嘴:“父母、领导面前,你胡说啥。快请大家喝酒。”

   “好,不说啦,我敬大家一杯。”

   大伙一起干了。

  原告为大家斟上了酒。我说“今天,主要是这个家庭在此团圆,不能冲淡了这个主题,是不是?来,大家为吴伟一家人的团圆、为他们相互理解、为他们幸福快乐而干杯。”

   又干了一杯。接着,王经理冲着我来了:“没有你的跑腿动嘴,能团圆吗?法院为我们的职工排难解忧,维护我们企业的生产、生活秩序,维护社区的和谐稳定,这杯酒敬法官才对。崔厂长、刘主任,你们说是不是?”

   “是。”

   “甭急,这么说,没你们几位领导的协助,法院的案子不要说办的这么漂亮,恐怕这时还没结束呢,敬你们才是。”

   “大家就不要争功了,我调解一下,同干好吗。”老牛说。

  “好。”大家在一片笑声中干杯,

  两亲家交换了个眼色便同时站了起来,要与我碰杯,我举杯迎上去,但装着认真地样子说:“你们可还是我的当事人,这个样子恐怕不合适吧?”

   “你是那壶不开提那壶,那个案就当我没诉,再不要提说了,咱喝酒。”老张急了,老吴也抢着说:“事不让你管了,但酒是要干的。”

   “好,啥话不说,干杯。”法官的快乐,是老百姓的欢畅;法官的渴望,是原被告的相互谅解,消除隔阂,了却纠纷;法官的成就感出自案结事了。此时此刻,我当然高兴。 大家又是一片笑声。你来我往,干个不停,气氛热烈。 张蕾把吴岗引到我跟前,张蕾双手端着一杯酒:“爷爷,请干杯。”

  我接过杯说:“小朋友乖,谢谢你。” “不用谢。” 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他是我们的寄托和希望,我们有责任让他在一个完整的家庭环境中生话,在甜蜜和幸福中成长。

第1页  共1页

编辑:陈思峰    

文章出处:铜川市耀州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