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连带责任

――何瑞点诉何怀钦、郭自营雇员受害赔偿纠纷案评析

作者:石井卉  发布时间:2011-01-24 16:15:07


    【提要】

     被告何怀钦与之间属一般承揽关系,并非建设工程施工承包关系。被告何怀钦即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被告郭自营即定作人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基本案情】

     原告:何瑞点。

   被告:何怀钦。

   被告:郭自营。

    原告何瑞点诉称,被告何怀钦承包了被告郭自营的建房工程,原告跟随被告何怀钦打工,2009年5月4日上午,房屋内部突然倒塌,将正在工作的原告何瑞点砸伤;伤者何瑞点受雇与被告何怀钦,被告郭自营将建筑工程承包给没有资质的被告何怀钦,二被告应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伤残补助费、精神慰抚金等共计53479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何怀钦辩称,原告所诉不实,不存在雇佣关系且被告的医疗费已有被告及他人支付。原告摔伤不是在其工作范围内摔伤的,而是在给他人帮忙时受伤的,与被告无关。本案不适用精神损害赔偿。   被告郭自营辩称,房屋是由被告何怀钦负责承建的。被告郭自营与被告何怀钦口头约定,由郭自营付建房施工费用每间1750元,在施工中发生任何意外事故均有施工队被告何怀钦负责,被告郭自营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且被告郭自营已将建房施工费用付清。

   经审理查明,被告郭自营将其房屋承包给无建筑资质的被告何怀钦承建,并达成口头协议。由被告何怀钦负责招集工人承建,包工不包料,被告郭自营按每间建房施工费用1750元的价格支付报酬。原告何瑞点跟随被告何怀钦打工建房,2009年5月4日上午,房屋内部突然倒塌,将正在工作的原告何瑞点砸伤。事故发生后,原告被送至郸城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共住院22日,支出医疗费用11996.76元,新农合补助6214.57元,下余5782.19元。2009年8月27日,原告被周口天目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评定为:伤残九级。

  另查明,原告何瑞点属农业家庭户口;河南省2008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4454元/全年;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3044元/全年。原告何瑞点因本次事故所发生的误工费451.88(22天×20.54元/天)元、护理费451.8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660(22天×30元/天)元、营养费220元、残疾赔偿金17816(4454元/年×4年)元、鉴定费用220元。

    【审理情况】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郭自营将其房屋承包给被告何怀钦承建后,被告何怀钦提供建房设备、负责招集人员、安排施工、支付报酬,其同施工人员之问形成了雇佣关系。原告何瑞点从事雇佣活动过程中因房屋倒塌致伤,承包人被告何怀钦作为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何瑞点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受人身损害,作为发包人的被告郭自营应当知道接受承包业务的雇主被告何怀钦没有相应的建筑资质,其应与被告何怀钦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要求二被告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伤残补助费、精神抚慰金等 ,符合法律规定,其请求应予以支持。交通费因原告未提供证据,不予支持。精神慰抚金以10000元为宜。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何怀钦应赔偿给原告何瑞点医疗费5782.19元、误工费(22天×20.54元/天)451.88元、护理费451.8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2天×30元/天)660元、营养费220元、残疾赔偿金(4454元/年×4年)17816元、鉴定费用220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共计35601.95元,应在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付清

   被告郭自营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件受理费500元,由被告何怀钦承担。

   【评析】

    建设工程施工活动含有较高的技术含量和很大的职业风险,法律要求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双方必须是拥有相应的资质和资格的单位,建筑法第八十三条明确规定,农民自建低层建筑活动不适用建筑法的相关规定,合同法第二百八十七条规定,对建设工程一章没有规定的,适用承揽合同的有关规定。可见民间低层建筑活动应按一般承揽活动对待,而不应按建设工程施工关系处理。该案查明的事实是,“被告郭自营将其房屋承包给无建筑资质的被告何怀钦承建,并达成口头协议。由被告何怀钦负责招集工人承建,包工不包料,被告郭自营按每间建房施工费用1750元的价格支付报酬。”从该合同的主体和内容情况来分析,应是民间低层建筑活动,只能按一般承揽活动对待;对于一般承揽关系处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该条规定定作人有过失而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显然不是承担承揽人工作过程中的连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用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的雇主没有相应的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条司法解释的依据是安全生产法第十六条、第八十六条以及建筑法第二十二条和第二十九条规定,但安全生产法明确规定适用的主体是生产经营单位,而建筑法明确规定了民房建筑活动不适用本法;自2004年以后,国家不再审查许可民房建筑个体工匠的资质了,再以民房建筑个体工匠无资质而判决其与房主承担连带责任则无法律依据了。该判决将一般承揽活动的定作人郭自营确定为建设工程施工的“发包人”,套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认定“发包人”郭自营应当知道接受承包业务的雇主被告何怀钦没有相应的建筑资质,应与被告何怀钦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认为明显不当。该判决在事实认定、责任的划分和适用法律上出现严重错误,使判决结果的公正性受到影响。法官应加强法律研究,进一步提高审判职业能力。

                                                  作者:铜川市耀州区人民法院十井卉

第1页  共1页

编辑:陈思峰    

文章出处:铜川市耀州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