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父母子女对赡养费有约定的,按约定处理

王明沛诉阴峰赡养费纠纷案评析

作者:耀州区法院 十井卉  发布时间:2010-12-16 15:03:29


【提要】

      父母子女对赡养费有约定的,按约定处理。

【基本案情】

      原告:王明沛。

      被告:阴峰。

      原告诉称,被告未按“赡养协议”给付原告生活费,现请求被告按约定支付50520元(1993年至2000年每月20元,2001年至2008年每月450元)。

      被告辩称,父亲所提“赡养协议”是事实,被告曾按协议给付过生活费;一家人共同生活,和睦相处二十多年;平时有不到之处,请父亲谅解;现父亲离家不归,老年人单独生活,被告非常担心,敬请父亲回家;被告保证今后不惹父亲生气,尽到赡养之责,同时愿意给付父亲生活费,但应考虑被告的负担能力,不能太多。

     经审理查明,1984年10月,原告王明沛与被告之母王金云结婚。1992年原告在原单位耀县水泥厂办理退养还乡手续,同年,其继子即本案被告阴峰接替顶班,被原耀县水泥厂招工。1992年5 月20日,原告王明沛及其妻子王金云和被告阴峰签订了“赡养协议” 并办理了公证手续,约定:“被告从参加工作的第二年起,每月给母生活费30元、父(原告王明沛)生活费20元,并随生活物价不断变迁,作相应的增加”。协议生效初期,被告按时履约,但无相应手续,不久协议履行中断,原告也不过问,一家人互相扶持,勤俭持家,被告娶妻并生一子,三个妹妹相继出嫁,家庭也进行了房屋改建,家庭生活正常顺利。近年来,因管教小孩及生活琐事,被告的处理方式引起了原告的不满。2008年9月20日,原告带着自己的日常用品,离开家庭,独自生活,且提出诉讼。本案在审理期间,被告及其母亲和亲友对原告进行了多方劝解,但原告仍坚持要独自生活,且不放弃让被告履约的主张。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公证书、赡养协议、工人退养还乡招收子女的信函及双方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在卷佐证。

【审理情况】

     一审法院认为,原被告继父子关系成立。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老人应当受到子女的尊敬和照顾。原被告在特定情况下签订的“赡养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属有效协议,双方应按约定履行。由于“赡养协议”长期未曾履行,十六年来,原被告一家人共同生活,经济融合一体,且协议有关生活费“随物价变化作相应增加”的条款缺乏相对确定性,原被告又无补充约定,“赡养协议”具体履行确实难以掌握。原告对生活方式的自愿选择应当受到尊重。原告系退休职工,生活费用虽有来源,但其年事已高,需要照顾帮助和精神上的关怀。“赡养协议”应适当履行,但原告过高的请求部分因缺乏依据,本院不应支持。根据原被告家庭经济实际情况,参考本地生活物价指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阴峰按照“赡养协议”给付原告王明沛生活费5760元(1993年至2000年每月20元,2001年至2008年每月40元)。判决书生效后一月内付清。

    判决书送达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诉,二审审理中,原告申请撤回上诉,二审裁定准许。

【评析】

    该案原告要求继子付给赡养费,由于双方有“赡养协议”在先,使赡养费这一法定的权利义务关系带有了议定的色彩,与其他的赡养费案件比较,具有特殊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款明确规定了父母和子女间的权利与义务,但未涉及有关约定赡养的情形,《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规定:“公民、法人违反合同或者不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该规定也比较原则,遇到具体的案子,适用起来极为不便,当事人对赡养协议发生争议,协议以外的赡养义务人是否参加诉讼?案件处理是依法定标准,还是按照约定?这些问题都须要法官在审理案件时准确的把握。笔者认为,该判决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遵循“约定优先”的一般法律原则,以“赡养协议”争议双方为诉讼主体,确认约定的效力,按约定的赡养费标准,适用原则性法律规定,作出了符合情理的判决,既方便了当事人诉讼,也方便了人民法院审判,是一件具有代表性的判例。“约定赡养”现象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会越来越多,应当引起立法界的关注和重视。为了妥善处理此类案件,笔者建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家庭关系一章中增加“父母子女对赡养费有约定的,按约定处理。”之具体规定,或作相应的司法解解释。

    该案案由定“赡养费纠纷”是正确的。

    从诉讼请求看,原告作为一名退休老职工,诉称:“被告未按赡养协议给付原告生活费,现请求被告按约定支付50520元。”诉讼标的无疑是赡养法律关系,争议的焦点是赡养费给付,虽然形式上是请求履行约定义务,但《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婚姻、收养、监护等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适用其他法律的规定。”“赡养协议”显然不属合同法调整的范畴;《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一条关于“遗赠抚养协议”的规定与本案的“赡养协议”在主体,权利义务方面差别更大,显然不属遗赠抚养协议纠纷案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第三款的规定,该案性质仍然属赡养费争议,是给付之诉,同时,该案也符合《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第一级婚姻家庭、继承纠纷案由中第四级赡养费纠纷的规定情形,因此,定赡养费纠纷正确的。

第1页  共1页

编辑:陈思峰    

文章出处:铜川市耀州区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